木鱼

沉迷音乐剧无法自拔

狼王之死

E.S的废品屋:

剧透慎。意识流瞎逼逼。刀刀刀但真特娘的不怪我!






部落撤退了。瓦里安知道他们伤亡一定惨重,他相信不管联盟和部落有多大的隔阂,在燃烧军团的面前一定会统一战线。可是他们撤退了。他没时间去想伤亡究竟有多大了,看看联盟的士兵就都知道了。那巨大的地狱火从天而降……我只是一个凡人,瓦里安对自己说,一字一顿的重复着——一个,平凡的,人类——然后松开了格雷迈恩的手。

“撤退——”吉尔尼斯之王大吼着,将瓦里安的纸卷紧紧的收在衣袋里。他们得活着,他们活着联盟才有希望,这个世界才有希望。他睁着眼睛,不让自己忘记这一幕,他得看着他的挚友,看着他,看着他是如何陨落,又是如何毁掉了那险些吞噬最后一支联盟军队的地狱火,又是如何在恶魔之中战斗,又是如何——他看不见了,只是远远的听到瓦里安痛苦的吼声。

他理应害怕,他只是一个凡人,没有精灵的敏捷也没有狼人的凶狠……但这会儿……他可以是一头狼。萨拉迈尼一分为二,瓦里安闭上了眼睛,洛戈什醒了。它看见古尔丹了,那个绿色的兽人,狼魂怒嚎着,它挥舞着利爪冲向恶魔大军的中心。我赶不过去的,瓦里安想,但这无所谓了。他本应害怕,可他大概一辈子也没有像今天这样肆无忌惮的勇敢过。愤怒驱使着他,驱使着这个戴着王冠的战士,早在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他就一直在渴望着像今天这样战斗,早在他的父亲倒下的时候他就一直渴望着厮杀!

红色的光芒在绿色的邪能之中舞动,邪恶的术士在军团的深处冷笑。他发出一声闷哼,然后又是一声。像是插在刀刃上的软肉一般,国王跪倒下来,手中仅剩的半壁长剑无奈的落到地上。古尔丹走过来了,因为他知道洛戈什已经被束缚住了,因为他不用担心这头巨狼咬掉他的脑袋了。他又笑了。
“为了联盟。”瓦里安没有喊叫,他也着实没那个力气了。这简单的几个词说的轻巧平淡,就像暴风城有着红苹果一样简洁,因为这是事实,所有人都知道,这是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事情。可古尔丹生气了,因为他不懂这个简单的道理,瓦里安看着那张狰狞的脸,暗自笑着。然后他想起当初安度因奄奄一息躺在雄狮港的样子。疼,疼极了。现在他知道了,他知道他的儿子有多么痛苦了。他听见格雷迈恩在远方的高空上哀嚎,他忠实的朋友会将自己的死讯传达,而安度因……将继承他的王冠,他会成为一个更加出色的国王的。

联盟的至高王没有遗骸可以留下,死去的萨拉迈尼回到了他被铸造之时的模样,但他和他的兄弟都在也不会散发光芒了——他命定的那头狼已经失去了这对獠牙,但他的灵魂会回到家乡,回到他的国土上。无论怎样,就像为了联盟这个简单的句子一样,瓦里安,是暴风城的国王,仅此而已。

评论

热度(21)

  1. 木鱼E.S的废品屋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