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鱼

沉迷音乐剧无法自拔

送给非原作党的卡德加x麦迪文的安利

龟速补小说中×

修道士冬寂:

求大家小蓝手推荐!!!


大家好,这是一篇安利卡德加x麦迪文这个cp的小软文(逆cp也行,都可适用,我是麦卡麦无差党)。关于为什么要写这个cp的软文呢,是因为电影中对原作的情节改动实在很大,卡德加和麦迪文之间的情节基本被砍没影了,然而在原作中这俩绝逼是真爱,所以我一定要推一推这对cp,安利给电影跳坑的同学们。我本人是个画手,不太会写东西,语言表达能力实在很一般,所以十分感谢有耐心看这篇软文的人,讲真我能把我心中对卡麦的理解和爱表达出来一半就不错了,我真的不知道凭我这个文字功力能传达给你们多少……


电影对原作的改动造成的cp变化是,洛萨x卡德加和莱恩x麦迪文的cp横空出世,其实原做中这两对并没有明显的cp倾向;而卡德加x麦迪文这对,在原做中的cp倾向实在很明显,原作党站的cp基本不是麦卡麦就是洛麦,然而这两对在电影里基本都砍得差不多了……今天重点说卡麦,(因为卡麦可说的确实比较多),辅助说下洛麦。


首先,关于原作中的情节出自哪里这个问题,电影入坑的同学们并不需要跳进游戏坑(这样你们了解原作cp的门槛就小多了),因为魔兽这个世界观其实分为两部分实体——魔兽争霸和魔兽世界两个游戏;而现在游戏党大多指的是玩魔兽世界的人,而不是魔兽争霸(其实我自己都没有玩过魔兽争霸)。而电影中的情节其实来自于魔兽争霸1,所以其实你并不需要去跳这个古早的坑,只要看关于这段历史的官方小说就可以了。


对于卡麦这对来讲,就是《最后的守护者》这本小说。强烈推荐这本书,首先这本书本身写得很不错,其次可以补完关于电影中没交代清楚的一些地方——比如守护者的来历和麦迪文被腐化的原因等等。再就是这一本书就足够安利出去卡麦这一整个cp了!这本书可以在网上找电子书,也可以买实体版。


(补充,除了《最后的守护者》以外,关于麦迪文的故事还可以看《仇恨之轮》(关于他和他老妈的部分),关于卡德加的故事还可以看《黑潮》(关于他后来的经历)。)


我在这里先把这本小说中解释的背景补充一下(因为电影中没有提及)——首先是关于恶魔、邪能和燃烧军团,燃烧军团是一个由大boss萨格拉斯领导的反派组织,目的是毁灭一切秩序的世界(包括艾泽拉斯),主要成员都是恶魔,主要使用邪能力量。(总之就是整个故事的终极大反派……如果不提及暴雪爸爸新出的编年史情节的话)不像电影中邪能邪恶是因为吸取生命、腐化使用者,游戏中邪能并不是靠抽取生命来使用的,邪恶的原因主要是因为大反派燃烧军团在使用这种能量(大概?不过游戏中邪能也会腐蚀使用者)。


然后是关于守护者——全称是提瑞斯法守护者,提瑞斯法是一个有上万年历史的组织,是为了守护艾泽拉斯不再遭到军团攻击(就像上古之战那样)而成立的,主要由法师组成,而守护者是他们挑选出来的佼佼者,被赋予了极其强大的力量。不过实际上到了后来,守护者就成了一个议会选出来的拥有强大力量、却受到控制的傀儡而已。


最后关于麦迪文的身世——他的母亲是上一任守护者艾格文,因为不甘于被提瑞斯法议会操控而决定由自己来选择下任守护者,她生下了麦迪文并把守护者的力量交给了他。然而实际上——艾格文曾经与军团大boss萨格拉斯交战,然而萨格拉斯佯装落败,却暗中寄宿并腐化了她尚未出生的孩子。麦迪文不仅生来就被决定了成为守护者的命运,更是生来就遭受萨格拉斯意识的侵蚀,他强大却受诅咒,这是他一生悲剧的主要原因。


军团为了攻击艾泽拉斯,选中了在一个相邻的星球——德拉诺生存的兽人,作为自己的傀儡,在原著中古尔丹首先被军团腐化,然后教唆兽人喝下恶魔之血(不是像电影中直接用邪能腐化,原著中邪能一般都和军团有紧密联系),使得兽人变成了嗜血的怪物。然后古尔丹和(被萨格拉斯控制下的)麦迪文合力打开黑暗之门,人类与兽人的第一次大战开始。


原著中的背景设定就补完到这里,接下来是关于卡麦这对cp的分析。


 


 


 


电影情节改动实在太严重,电影中卡德加成了下一任守护者候选人,其实原著《最后的守护者》中他的身份是麦迪文的徒弟(这样关系就紧密太多了是不是!)。达拉然这个国家的主要势力都是法师,其领导组织肯瑞托六人议会对神秘的守护者麦迪文十分不信任,所以派出卡德加去拜他为师,并暗中监视、获取情报。就这样小卡的命运就这样与麦子紧紧交织在了一起。要成为守护者的徒弟的条件是十分严苛的,而且麦迪文这个人本身性格阴晴不定(其实是因为他被萨格拉斯附体的原因),然而卡德加凭借自己的毅力让师父认可了自己,成为了他师父唯一的一个徒弟。


(脑补白子画语气:“我麦迪文,今生只收一个徒弟。”23333333)


卡德加在得到认可之后做了麦迪文三年徒弟呀,想想三年间可以发生多少故事炖多少肉【你够】而且卡德加刚来到卡拉赞的时候才17岁,俗话说,17岁爱上的人你会爱一辈子【你快够


然后就是后来发生的悲剧了,麦迪文的所做作为(开黑门这事)最终还是被他的徒弟发现了,卡德加带着迦罗娜和洛萨三人一起闯进卡拉赞,把麦子给杀了,好一口刀啊,徒弟弑师啊这是,临死前麦子体内的萨格拉斯人格还说他下不去手,然而这手就是下去了……你看原著这情节比电影虐太多了是不是。徒弟弑师可比电影里一个跟麦子没什么关系的小法师杀了他要虐多了。


关于麦迪文,这个人的故事整个就是个大写的悲剧。摘录几段《最后的守护者》里在他死前完全被萨格拉斯控制,准备杀死卡德加和迦罗娜时的原文——


 



    “老师,你到底是怎么了?”卡德加向前踏了一步,以图引开星界法师的注意力。


老法师大笑起来:“我怎么了?我没怎么样啊。这就是我。没出生前就被污染了,有世界观前就被腐化了,一颗卑劣的种子只能结出苦果。你从未见过的真正的麦迪文。”


 


麦迪文露出野兽般狂妄的笑容:“我之所以会出生,完全是因为艾格文需要一个拿来玩弄权术的工具,而后我又被恶魔操纵,成为又一个工具。连议会都只将我视为他们对付恶魔的武器。因此,没什么好惊讶的,我什么都不是,只是工具的集合。”


 


    “你看,”疯狂的法师(对迦罗娜的行动)全无察觉,“我什么都不是,只是这台巨大机器的一部分,它从永恒之井粉碎后(注:就是提瑞斯法议会建立的原因)就运转至今。这个轮回必须被打破,这是这么多年来,原本的麦迪文和我达成的唯一共识。至少在这一点上,我们形同一人,这我可以向你保证。”


 


“还真是戏剧性呢,”麦迪文转过身来看着卡德加,“附身在人体内的一个负面影响是,我人性的部分总会不时地流露出来。去结交朋友,去救助人民。这让日后我要干掉他们时遇到了不少麻烦。你知道吗?当我杀死莫罗斯(注:老管家)和库克时,我都快哭出来了。这就是我要躲到这里来修养的原因。但就像任何事情一样,习惯就好。一旦你习惯了它,你就可以像陌生人一样杀你的朋友了。”


 


“我想,”卡德加艰难地喘息着,音调听起来像是个刚学会说话的人,“你人性的那部分,麦迪文,不顾你的计划,去结交朋友,救助人民,善待周围的一切。作为一个后备计划,以防你最终还是陷入了疯狂。一旦这样,你的朋友,我们,将会制止你,并替你打破那个你没能挣脱的轮回。”


麦迪文沉重地叹息了一声,他的表情柔和了下来。“我从没想过要伤害任何人,”他说,“我只是想拥有自己的人生。”


 


卡德加手上的剑已没至剑柄,剑尖从法师身后的法袍中露了出来。法师跪倒在地,卡德加也和他一块跌倒,但双手仍紧紧在扣在剑上。老法师艰难地吸了口气,终于说出了一句话。 


“谢谢你,”他说,“我已经尽力对抗他了……”



 


(这么棒的原著你们不看嘛!!真的不看嘛!!)


麦迪文这个角色的心理状态就是,从出生前就受到腐化,整个人生都被各种势力控制着(“我什么都不是,就只是工具的集合而已”这句多虐啊……),他从未有机会摆脱过生来就承受的诅咒,也从未有机会选择自己的人生。他所承受的不仅是自己的意志与萨格拉斯抗衡的痛苦,更是命运被摆布、被别人决定的悲哀。他从一出生前就是守护者的继承人,也是萨格拉斯的傀儡,他残存的属于自己的部分一面和萨格拉斯的意志抗衡,一面还要承担着守护者的重担(他在原著中多次表明他已经疲惫了)。


达拉然水池钓上来的麦迪文的硬币上写的是——“我脑子里有三个声音在说话,其中两个声音很嘈杂 第三个隐约可以分辨出内容。”其中前两个声音就是守护者的力量和萨格拉斯的意志,第三个是他自己的人格。


他在与萨格拉斯长久的抗争之后,终于意识到了自己不可能战胜得了生来就有的诅咒,原著中反反复复提到的一个概念就是“轮回”。这个轮回在这里指的是他与生俱来的诅咒(同时也指他必须承担的重担,这个后边会说到)。他在与古尔丹交涉的时候,说了一句“轮回需要被结束了”,这里我个人推测为麦子在长久的抗争之后意识到自己不能战胜萨格拉斯的意志,所以最终屈服了,他觉得在完成开黑门这件事之后就可以像一颗弃子被丢弃一样,永远地结束萨格拉斯对他的控制。但是他到临死前都没能等到这一刻,他死时是作为萨格拉斯的人格而死的(没有像电影中那样摆脱控制后才死)。


更虐的地方在于,卡拉赞的时间流是紊乱的(处在其中的人经常能看到来自过去或者未来的幻象),受到这点的影响,麦迪文其实早就已经预知了后来发生的一切。但是他尝试着改变这注定的命运,却无力做到,他只能早早地接受了这一切。不论是自己的最终堕落,还是卡德加杀死他的结局,还有暴风城的陷落(原著中莱恩死后暴风城就陷落了),他都早早就预知到了,却无法阻止,只能平静地接受了。他承受的重担——守护者的职责,萨格拉斯的诅咒和无力改变命运的悲哀,这样的重担足够压垮任何一个人,但是他还是在这样的重担之下坚持到了最后一刻。


而且,没有人能够理解他所经历的这一切。所有的人都以为他只是一个性格阴晴不定、反复无常的阴郁的法师,而实际上这只是因为萨格拉斯的意识的影响,没人见过真实的麦迪文的样子;他在并不长的人生中,孤独地经受了这些非人的重担,最终却以一个堕落者的身份结束了生命。讲真,太惨了,真想让小卡来好好关爱他;好在小卡真的做到了,后边会说。(所以我嗦他俩绝对是真爱呀,我本来站的洛麦被硬生生掰成卡麦了,因为实在架不过卡麦太真爱)


麦迪文的故事,非常有古典悲剧的美感——与命运抗争的人最终还是被命运战胜。人没有决定自己命运的权利,一切都只是命中注定而已。然而他已经抗争过了,不论结果如何,一切都已经结束了。


 


 


 


——啊不过,暴雪制刀厂还是有那么一点点仁慈的233333麦子后来又吐便当啦。《仇恨之轮》里麦迪文的母亲艾格文因为对他实在心有愧疚(守护者的重担和萨格拉斯诅咒的重担都是这位母亲强加给他的),所以牺牲了自己的续命大法给麦迪文续了一秒【x】,他飘荡在星界中的破碎的意识被重新召回,重新拥有了一次生命,这次生命中他不再需要肩负守护者的重担,也不再需要承受萨格拉斯的诅咒,这次的他不再是“工具的集合”,仅仅是一个强大的法师而已。这次,他终于可以拥有自己选择命运的权力了。


(天哪简直神治愈……暴雪爸爸我爱你,想了想隔壁阿尔萨斯也是被腐化堕落的但是被车倒后就没有然后了,这待遇真是不一样啊)


但是,“轮回”还没有结束。这就是“轮回”的另一层含义——就是作为站在艾泽拉斯世界的顶峰的人,所必须承担起的对这个世界的责任。麦子即使没有了守护者的重担,也依然选择继续守护艾泽拉斯,弥补前世的过错,同时救赎自己。风暴英雄里刚出了英雄麦迪文,里边有一句语音就是“My use may be over,but my task is not”。


继续摘录《最后的守护者》原著,我觉得该说的这本书里都说得差不多了,我都不用多说了……(这本书这么好看你们真的不看嘛看我手捧安利的诚挚的眼神)这段是杀死麦子后的小卡看到了来自未来的幻象,两人隔着时空对话:


 



阳台上的存在沉默了好长一会儿,卡德加还怕这是他消失的前兆。但最后他说话了:“自守护者诞生之前,议会就存在了。而自议会存在以来,这些事就注定都要上演。数千年前的那个决定,就已经注定了你我的命运。它是一个更大轮回中的一环,那个将我们束缚诸中的,命运的轮回。”


卡德加仰起头。太阳已经快升到塔半身了。“也许……一开始就不该有什么守护者……如果我们注定要为此付出这诸多的代价……”


“我也这么想,”闯入者说道,随着清晨的阳光愈来愈烈,他的身影也渐渐淡去,“但是在这个时代,你的这个时代,我们仍必须扮演好自己的角色,仍要继续付出代价。然而,一旦有了机会,我们将可以重新开始……”


说完这些,闯入者完全消失了,他最后的一块影像碎片,在一股魔法乱流的影响下回到了未来。



 


还有重生后的麦子吸收卡拉赞的能量的时候——(这段简直就是神虐,我看书时都看哭了,写得实在不能更棒,麦子回顾自己前世所发生的事情的时候……虐死了,尤其是最后看到刚来时的什么都不懂的卡德加,麦子哭了,我也哭了)


 



麦迪文的脸上流下了一行泪水。如此惨烈牺牲,如此沉重的痛苦,全是为了贯彻守护者的体系;而后,又要付出那么多的牺牲来打破这个体系,打破禁锢这个世界的枷锁,带给这个世界真正的和平。而如今,尽管还有最后一丝威胁,但已无人需要作更多的牺牲。


 


无尽的力量从高塔的石砖和泥灰中蒸腾析出,在狂风的引导下涌向塔基,涌向麦迪文。所有的幻象都从塔的构造中剥离了出来,形成一个个气泡,汇集成一股股洪流,盘旋而下。萨格拉斯战败的场景,与其张牙舞爪的万千恶魔部众一起,坠向了麦迪文的体内。还有他和艾格文决战的场景、在异域红日下卡德加奋战的场景,麦迪文在古尔丹眼前现身的场景,三个贵族青年笨拙作战的场景,莫罗斯打碎了库克珍藏的水晶的场景,全灌入了他的体内。这些幻象勾起了他无数的回忆,而这些回忆意味着责任,意味着拥有者必须避免它们,纠正它们,不能让它们发生第二次。


……


所有的碎片,所有历史片断,无论是公之于世的还是无人知晓的,从卡拉赞盘旋而下,从其地下城袅袅升起,犹如潮水一般涌进那个曾一度被称为提瑞斯法最后的守护者的人的身体里。整个过程中的痛苦无疑是剧烈的,但麦迪文咬紧牙关承受了它们,像接受能量一样接受了它们带来的苦乐参半的回忆。


最后那个影像,静静地立于阳台之下。那是一个年轻的男子,脚边躺着只帆布背包,手上拽着封肯瑞托红封信件,心中满是悸动和希望。他迟疑地走向正门入口之时,成为了最后消失的那个幻象,魔法能量在他脚下升腾,包围了他,包围了这个往日的残片,带着他绕着高塔盘旋而上,将他在半空分解,让其中的力量湮没在了前星界法师的体内。看着卡德加最后一块碎片飘进了自己的身体,麦迪文的眼角泪光隐隐。


麦迪文将双掌交叠,紧贴在胸前,控制住刚取得的全部力量。卡拉赞之塔现在真的只是一座普普通通的石塔了,一座位于偏远山区之中的,再也无人问津的高塔。现在,这片奇异空间中的能量已经全转移到了他的身上,还有那份与之俱来的责任……这一次,他将会善用它们。


“现在,就让我们重新开始吧……”麦迪文说道。



 


麦子最终还是得到了自我救赎的机会呀——堕落与救赎,暴雪爸爸最喜爱的主题(……)不过后来麦子基本就神隐了,在海山大战之前出现了一下,警告了几位领袖——我推测这就是他自我救赎的一部分,因为海山大战这事就是因他前世的罪过而起——军团首领阿克蒙德就是因为有“麦迪文之书”这个东西才被召唤出来,所以他在这里登场警告众人就等于在试图纠正自己前世的错误。然后呢,这个麦就神隐了,再也没登场了……cry。希望7.0里能再有他的情节,毕竟这次军团又打过来了呀,前守护者要继续尽自己的职责不是?——希望他的自我救赎能够实现,希望他这次可以真正地选择自己的命运。


 


 


 


关于麦子这个角色的分析结束了,然后是关于卡麦这cp俩人的关系的分析了。前边说了,小卡和麦子绝对是真爱,因为卡德加是唯一一个能够理解他的苦衷、并接受他和自己共同肩负的命运的人(真的没有第二个了)。卡德加在游戏和官方漫画里反复强调过一个点,就是“在被萨格拉斯腐化之前,麦迪文是一个很好的人”。在官方漫画第三本里他的原话是——“有时,当萨格拉斯的注意力集中在别处的时候,我会看到真正的麦迪文——他非常强大,而且很有魅力,聪明绝顶。”(很有魅♂力哦~~~)还有7.0卡拉赞剧情线里——“我欠麦迪文的太多了……在他变成萨格拉斯的棋子之前,他是个很好的人。”卡德加在反复向别人强调着麦迪文原本的样子,希望别人能够理解他、而不是把他视为堕落的罪人;从来没有别的人能够这样理解麦子的苦衷。毕竟小卡是麦子唯一的徒弟,也是唯一一个能够与他走得如此之近的人。


卡德加,你真的已经不欠你的师父什么了,你是觉得如果你早些知道他的苦衷的话就能拯救他了吗?但是他的诅咒是如此深重,负担是如此沉重,当年那个年轻的你是做不了什么的,在斯人已逝之后能够纪念他、理解他就已经是最大的救赎了。


还有就是前边屡次提到的“轮回”这个概念,6.2击败H模式最终boss阿克蒙德会获得一个成就,就叫“轮回永续”,还有一句(在我看来非常虐的)文本描述——“我们所做和即将要做的一切,还将不断继续下去”,联系前边《最后的守护者》结尾那句“但是在这个时代,你的这个时代,我们仍必须扮演好自己的角色,仍要继续付出代价”,真是意味很深啊。麦迪文作为这个世界的顶峰强者,必然还要继续自己的前世的责任、弥补自己前世的过错,而卡德加则继承了他的意志,追随他的脚步,成为了强大的法师,守护着艾泽拉斯,就像已经逝去的守护者那样。这个“轮回”的最终含义,在我看来大概就是“为这个世界所必须尽的责任”吧。战争之轮永不止歇,总会有人为此而做出牺牲,不论是曾经的麦迪文,还是现在的卡德加。命运的轮回仍在继续,抗争的故事也不会结束。


讲真,这个既能理解师父的苦衷、又继承了他的意志的卡德加,还不算是真爱吗?真心没有谁能爱麦迪文爱得比他更深了啊。


一个我非常私心的想法就是,6.0之前卡德加并不是个重要角色,6.0之后他却一下子成了主线角色,是不是就是因为6.0的情节就是平行世界中的黑门再度开启,而当年这个事件就是由于他的老师而发生的,所以他才会这样努力地去阻止这个平行世界中的黑门开启(卡德加还跟平行世界的古尔丹打了好多对手戏),就像是在替自己的老师弥补曾经犯下的过错?——“这次,曾经发生过的不会再发生了,我的老师,轮回终将有结束的一天”。大概就是这样的意味吧(泪


还有一个情节,我前边忘记提到了(……),就是麦迪文在14岁的时候由于守护者的力量觉醒并与萨格拉斯的意志产生冲突而陷入沉睡,在醒来后已经是二十多年后了,一下子变成了中年大叔啊,这叫一个惨啊,整个美好的青春时期全部都被睡过去了,他的人生根本就是一片空白,在守护者力量和萨格拉斯意志的交锋之间,根本留下没有属于他的余地。(再次可怜一下这个“工具的集合”,这个点真是无比地戳我)而卡德加在杀死麦迪文之前,被他施放了一个法术,这个法术吸走了他的魔法力量,也吸走了他的生命力,卡德加从20岁小青年一下子变成了一个老头的样子(电影里没这情节),所以对于卡德加来说,他也是一下子就失去了自己的青春岁月(《黑潮》里他抱怨过这事),所以在这个点上,他应该是非常能理解麦迪文的遭遇的(虽然这个时候麦迪文已经死了)。唉,就是这种在你死后(而且是被我杀死后)我才能够渐渐理解你的感觉,太戳了……


(卡麦三戳:拜师,弑师,变老,大家嗦资不资辞)


顺便补两个《最后的守护者》里的小细节:


麦迪文的名字是高等精灵语,意思是“保守秘密的人”;卡德加的名字是矮人语,意思是“信赖”。麦子喜欢管小卡叫“年轻的信赖”,这个称呼简直苏死了有木有。


还有这么一句话:“其实星界法师根本不需要什么助手,”卡德加清理着一张桌子的一端,拉出一张椅子嘟囔道,“他只需要一个老婆。”——那么,年轻的信赖呀,这个麦老婆的位置就钦定你了【。


不过其实讲真,电影卡麦我也能脑补出不少啊,麦子烧掉小卡的调查的那段,洛萨说那是为了保护他,自动带入了原著情节的我当时就觉得虐得不行,麦子还说这种力量只有他才能面对之类的话(记不清原话了),感觉就像是在表达“我的诅咒过于深重,只有我才能承担,所以你不要接触,免得受到伤害”这样的感觉啊!还有被兽人袭击时两人一起施法,卡德加施展屏障保护麦迪文读大条,这种并肩作战的感觉多苏啊!!还有结尾麦子临终跟卡德加说他很寂寞(……)带入了原著的我觉得更加虐了,因为原著里麦子死时还是被萨格拉斯的意志控制的,这里脑补下的话看起来就像是他最终摆脱了控制,得以以本来的人格跟自己最爱的徒弟说两句遗言【。


所以看电影的时候即使没了卡麦的情节,我依然感觉吃到了卡麦的粮【全靠脑补


而且电影这个麦子啊,太受了,原作里气场非常强的,强大而阴郁、难以捉摸的法师啊,小卡刚到卡拉赞的时候被他给吓得够呛(……)活脱脱一副邪魅狷狂霸道总裁强攻样,结果电影里一副病弱的、不能控制自己还时不时晕倒的小受样 = = 本来我想站麦卡的结果就堕落成了卡麦党【。不过讲真啊,原作麦和电影麦各有各的好,真让人难以抉择啊……


 


卡麦这个cp说完了,再稍微说点别的吧。


洛麦这个cp,我也很喜欢,《最后的守护者》里卡德加在卡拉赞幻象中看到过麦迪文年少时的状况,莱恩、洛萨和麦迪文三个人是青梅竹马幼驯染呀,非常得青春热血的,三个人一起跑出去冒险,聊天讲故事,打巨魔(巨魔:怎么又是我),放在全书这个阴郁又悲剧的基调里,感觉就是难得的一抹欢快而明媚的色彩。这就是三人的青葱岁月啊。对于麦迪文来说,甚至可以说是他一生中唯一一段称得上快乐的时光了吧——守护者之力尚未觉醒,萨格拉斯的意识也尚未控制他,他只是一个暴风城贵族,和未来的国王以及大将军在一起享受着人生中最美好而无忧无虑的时光。(这段回忆甚至出现在了上文中麦迪文吸收卡拉赞的幻象的情节中,看到那里觉得真的好虐)


然而这时光如此短暂而易逝,随着守护者之力和萨格拉斯的意识发生冲突,麦迪文的少年时光戛然而止——他陷入了几十年的昏睡,等他再次复苏的时候,已经物是人非,国王已经是国王,大将军已经是大将军,而他也只能是守护者。他的一生就只有少年时作为贵族的明媚岁月,和苏醒后作为提瑞斯法议会和萨格拉斯的傀儡的沉重灰暗。原著里说过,卡德加看到麦迪文施放法术时非常单纯的快乐,觉得他的心里似乎是一个比外表年轻得多的人。一个三四十岁的大叔心理年龄才刚二十左右啊,惨【。


在麦子昏迷的期间,他的身体被停放在北郡修道院,除了当地的牧师会照看他,洛萨也在尽心尽力地照顾他。(woc,洛萨你对着一个睡美人看了二十多年,这期间你都做♂了些什么?!你是不是趁机搞了他好多发【等等这好丧失?!)……所以说啊,只是因为这个人是自己的青梅竹马,就能照看一个昏迷的人二十多年,洛萨对麦迪文也是真爱啊。总之洛麦这个cp我也是很喜欢吃的。


至于电影里洛萨因为麦迪文失手搞死了自己儿子而对他产生隔阂这个事,原著里妥妥的没有,原著里就没洛萨儿子这么个角色,所以电影的洛麦的走向和原著完全不一样啊。


顺便一说,卡德加捅死麦迪文之后,洛萨挥剑砍掉了萨格拉斯的脑袋——一个麦子两个人捅,徒弟捅完竹马捅,这叫一个惨啊(cry(麦迪文全家捅【你233333)黑化时的麦子还对洛萨说,你帮我杀了卡德加,我们就依然是“朋友”(……虐啊


 


至于莱麦这个电影cp,原著里他俩关系并没有多紧密(虽然也都是幼驯染三人组里的),麦迪文带着卡德加小徒弟去了暴风城的时候,全程在跟洛萨交涉,都没见莱恩一面……(看来莱麦还是没有洛麦真爱啊)然后电影里那个很戳的情节,就是麦迪文临死前以为莱恩已经从传送门撤走了,莱恩以为麦迪文坚守职责到了最后一刻那个,原著里也不存在,麦迪文临死前还是黑化的,莱恩也知道他黑化了,这俩原著里根本基不起来……电影的版本确实比较戳啊,比原著戳多了。我觉得我要站原著卡x麦+原著洛x麦+电影莱x麦的cp了【你


再补一个莫罗斯x麦迪文的cp,麦迪文在塔里隐居了这么久,几乎成天到晚只能看到这个老管家(原著小说里还有一个从未登场的大厨……),原著里并不是很基,可能是因为管家有点闷(?),但是电影里感觉就基多了啊,两人在塔中相互扶持的感觉真心好棒啊。在卡德加来到卡拉赞之前,莫罗斯是唯一一个能够缓解麦迪文的孤独感的人吧。可惜还是被黑化麦子给杀了。上边麦子黑化的原文里说自己杀掉莫罗斯的时候哭了出来,后来吸收卡拉赞幻象的时候还看到了莫罗斯和大厨的日常,想必这样平凡的日常也能带给这位孤独的守护者一些温暖的吧。


(于是我就给麦子配了4对cp!all麦你们吃不吃【。


(其实我还想了原作麦x电影麦,妥妥的自攻自受233333


以及电影里洛卡这个cp,也是原著里没什么太大关系,到了电影里横空出世的那种,然而我想了想觉得没法多说,因为后来洛萨和卡德加的故事我不是很清楚……大概是洛萨后来带领暴风城余众,北上洛丹伦寻求支援,在那块儿跟奥格瑞姆决斗的时候死了,然后有五个新一辈的领袖发誓继承他的意志,誓要战胜兽人,这五人被称为“洛萨之子”,卡德加就是其中一个。所以呢,原著里卡德加可能和洛萨有点关系吧,但是也没啥太大关系?(没看过《黑潮》,不太清楚啊)总之肯定不像电影里似的一开始就认识(原著里卡德加被麦迪文带去暴风城才认识了洛萨),而且还关系那么好(基)。不过我可以把电影里洛卡的搞基情节脑补到原著里暴风城被灭国,北上洛丹伦之后?这个时候俩人就应该比较熟悉了吧【大概


 


最后再说下和莱洛麦卡这四人无关的电影改动。迦罗娜这个角色,原著里十分的苦逼,她是被古尔丹精神控制的,整个就是他手中捏着的傀儡,在卡拉赞看到自己刺杀莱恩的幻象时还不敢相信,但是最后还是被控制做出了这件事。后来奥格瑞姆清除古尔丹的势力的时候,又是靠着拷打折磨她才得到了影月氏族(古尔丹统治的氏族)的藏身地点。后来她终于被施放后又受到暮光之锤的控制,去刺杀下一任国王瓦里安。一生都在被控制,一个大写的惨,原著里黑化的麦迪文还说也许迦罗娜能够理解他,但是很显然杀麦子那会儿迦罗娜还不知道后边她要有多惨,不然我觉得她确实跟麦子有得一比了……顺便一说,狗血的地方来了,原作里迦罗娜不是麦迪文跟女兽人的孩子,原作里麦迪文上了迦罗娜还生了个混血儿……woc,麦子你什么品味啊?!就非得搞女兽人/女半兽人?什么品味啊?!真是无法理解(……


还有锤狼这对,原著里就非常真爱(跟卡麦一样真爱),电影里好在没跟卡麦似的拆cp,但是剧情改得也是……十分狗血,原著里锤不是霜狼氏族,是毁灭之锤氏族的首领,跟杜隆坦也是青梅竹马,后来也一直是战友,从没有过什么背叛他的情节,他听取了杜隆坦的建立推翻了黑手和古尔丹的统治(虽然杜隆坦和德拉卡还是被黑手的人暗杀了),后来兽人战败之后他逃出收容所,收养了当时已经被人类养大的杜隆坦的儿子(就是古伊尔——萨尔,暴雪的亲儿子,说起来电影里古尔丹举起初生的萨尔的时候说“a new warrior for the horde”,我就特想补一句“a new son for the blizzard”……),基友死了又养基友的儿子啊,齁儿甜啊是不是。想看这对的原著的人,去找《部落的崛起》(这俩人的战友情谊)和《氏族之王》(基友儿子的神棍人生)吧


 


最后废话两句,关于我窝圈在电影上映之前为什么不热的原因,我觉得有一部分是魔兽的世界观并不像一般作品似的,以一群角色为中心,它是以整个世界观中的很多势力的冲突为中心,每个单个角色都只是某种势力的代表而已。看到电影入坑的同学有的人问魔兽中有主角类的角色吗,这个明显是没有的。在艾泽拉斯世界中,单个角色的命运只是融入了整个世界的架构而已。从不同的角度切入,就会看到不同的角色和不同的故事,莱洛麦卡和锤狼都仅仅是这个广大的世界中,很小的一部分而已。


但是电影从他们的角度切入,讲述了他们的故事,给人一种“他们”是主角的错觉;其实这个世界,比你们想得要大得多。电影中展现的只有暴风城和旧部落的冲突的一部分而已,后续的联盟和旧部落的冲突、联盟和新部落的冲突、整个艾泽拉斯和燃烧军团的冲突、和亡灵天灾、和古神等等很多很多反派势力的冲突,每个切入点都有自己的角色和故事。这也是我喜欢艾泽拉斯世界的原因,就是它的宏伟、悲壮、将角色命运与世界的进程融为一体的史诗感。——诸君,这个坑可是深得很呐233333


不过无论如何,祝愿我窝圈趁着电影上映能大热一波,我也趁着电影上映推一波麦卡23333总之我的安利卖完了,感谢大家,记得去看《最后的守护者》【。



评论

热度(397)

  1. 木鱼修道士冬寂 转载了此文字
    龟速补小说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