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鱼

沉迷音乐剧无法自拔

Fate/Together(第一章)

T'sheepi:

卡麦卡无差/清水


传送门:序章[x]


------------------------------------------------------------------------




我做了一个梦。


或者说,我做了一系列的梦。


当我从第一梦里醒来时,我有点无法分辨那到底真的只是一个梦,还是其实是自己到底是被一个幻象吞噬了。因为那个梦的感觉太逼真,完全像是一次亲身的经历。而梦的内容又是那么熟悉,就像是时隔很久再次翻开的一本曾经看过现在已记忆朦胧的小说。


而当这个梦接连第三次出现时,我知道这不可能只是简简单单的巧合了。现在,我正打算将自己所能记得的部分全都记录下来,以便日后参考或领悟……




我掠过赤脊山脉较矮的山脊,高空的风呼啸而过。是的,这个梦的主人公,是我自己。


卡拉赞的塔尖在眼前迅速拉近。就像我千百次曾经做的那样。卡拉赞看起来似乎与现实中的模样并不太一致,但无疑那就是这个属于我的与世隔绝的地方。


气流流畅地涌过羽毛无疑是在最自在的事情之一,然而落地后不可避免地会感到筋疲力竭。


我冲进塔里,喘着气现身在图书馆的门口。却恼火地发现竟然有人闯入了我的收藏室,还拿着我的书看地津津有味。


闯入者听闻我的动静,抬头愣了一下。我以为他下一秒就会试图逃走,但是对方竟然笑了起来,奈何咒语已本能地脱口而出,闯入者眼角眉梢的弧度骤然变成惊恐。奥能墙掠过我与他之间的一切,掀翻了桌子椅子,直逼他而去。


然而就在奥能像贴海报一样将他拍在墙上之前,闯入者举起手,疾声念咒撑开了奥术屏障。不过显然,这个屏障的用处并不大,奥能裹挟着对方,连同他同样蓝色的球体一起砸在房间对面的墙上。屏障四分五裂,随即金色的法师之手将他牢牢捏在手里。


然后我听见自己大喊着莫罗斯的名字,让他来捉贼。


小毛贼在重压之下,喘不过气来,但仍然试图去释放下一个法术。咒语的前两个音节一出,我意识到是闪现术,立马抬起另一只手朝他点了个沉默。闯入者的法术断了,只能吃痛地支吾着。然后莫罗斯出现在身后。


“从肯瑞托来的,先生,您的助手。”


我侧过头看着他,莫罗斯带着一脸的了然,朝我微微点了点头。然后我恍然大悟,终止了施法。魔法金色的光芒消失在房间里,闯入者从半空中掉下来,倒在地上直喘气。


“非常高兴您终于回卡拉赞了。”当我走近这个年轻人的时候,他翻身坐倒在地,双手撑在背后的地上,抬起眼睛向我看来。棕色的短发乱糟糟地,但意外的是,对于目前的形势而言,这句单独听来无疑是充满的嘲讽的句子,他的声音却是包含真诚的。除了被莫名其妙地袭击后的一点凄惨之态,眼神里的确闪烁着欣喜的神情。


我微笑起来,似乎是受到了他的感染,略微弯腰,向对方伸出手。


“真是抱歉,年轻的信赖。”我自己这么说到。(信赖,似乎是这个年轻人的名字。至少,自己在梦里是一直这么喊他的。而对方这个称呼也似乎有些自豪的意味。)“总觉得,这塔里,不可能有其他人才对。”


信赖抓住我的手,借力从地上起身。


“没关系,先生,我想,您只是一个人太久了。”


他说的倒是没错,我心不在焉地点点头,然后开始环顾四周。曾经大量无规则堆积着的书籍卷轴,现在都被整齐的码放在书架上。除却方才被自己上来一顿劈头盖脸的施法打乱的地方,一切都显得前所未有的整洁与有序。


“你把图书馆都整理好了?”我想自己是有些惊喜的。


信赖自豪地舒展开笑容,告诉我他是怎样归置哪类书籍和信件的。


“令人印象深刻。”我若有所思地低声说到。显然对方是听到了这句赞扬的,年轻明亮的眼睛里笑意十足。


我深吸一口,再次转向他:“你做得很好。刚才的战斗也算是不错。”年轻的信赖大概是想起自己的惨状,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也许,你的确有资格正式成为我的学生了。”


这句话顿时让他愣住了,蓝色的眼睛放空了一下。显然还在消化他听到的句子。我刻意没有说话,看着他的脸开始微微涨红。说实话,我能感受到自己当时很怕对方会突然爆发出一阵欢呼或者做些什么奇怪的举动出来,但又有些希望能看这个好笑的画面。不过,年轻人还是成功克制住了自己的激动,没有说话,只是两眼几乎放着光似的望着我,等着我继续开口。


“那么,我年轻的学生。”我说到,转身朝门口走去,路过满地的狼藉,伸手释放出奥法将书本凭空升起,在长桌上堆成一摞。我听见小跑的脚步声跟来上。


“你对邪能,了解多少呢。”


我惊醒了,梦境的最后一个画面定格在年轻的信赖挟带着惊讶之色的面孔上。


邪能……


我不清楚这个梦是不是头脑里的那个恶魔又在给我搞鬼。只能希望这并非如此。我感到周身疲倦,为了与他对抗,已经消耗了我太多的精力。


我从躺椅上坐起,浑身沁了一层细密的汗。一旁的油灯早已经燃尽熄灭了,唯有那一池奥术能量映着幽蓝的光。


刚想呼唤莫罗斯,却想起他出卡拉赞备药材去了。


我坐在泛着蓝光的黑暗里,来自梦里的一个问题跳进脑海:


难道我真的一个人太久了么?






--------------------


*真的码得好慢,还乱


*bug请当做看不见

评论

热度(31)

  1. 木鱼T'sheepi 转载了此文字